翁美玲和汤镇业的情史与翁美玲的情死 -纪念翁美玲-论网

翁美玲剧照
翁美玲1959年5月7日生于香港,小名囡囡,是家里的独生女。翁美玲是个长得娇小玲珑,但又有一张圆脸一双大眼,还有一张露出两颗兔仔大板牙小嘴的美人儿。她从小便在香港一所著名的英文学校念小学,在她上中学四年级,即七岁时她的父亲突然逝世,她便遭遇到了第一次人生的打击。由于她那位在香港海关任职的父亲是一个有妻有妾的人,翁美玲的母亲自始至终均得不到夫家的接纳,以至在丈夫去世后得不到分文财产。带着一个女儿的母亲,唯有接纳了另一位男士的求爱。与这位男士结合后,母亲把女儿暂时留交在香港的一位谊弟家看管,自己与夫婿放洋到英国去做生意。那时,翁美玲只有十一岁,到她十五岁比较懂事后,她的谊舅又把她送到英国她母亲和后父那儿去。  

由于曾有八年时间没有父母的呵护,翁美玲已习惯了照顾自己。刚到英国不久,她已经可以一面念书,一面在母亲开设的餐馆和小食店中帮忙。自那时起,她就习惯了和食店中的叔叔伯伯哥哥等相处。不用说店里是男性店员居多,翁美玲与他们一同干活一同吃喝,日子久了,就养成了一种象男孩子那样的主观倔强的性格,同时也好像男孩子一样喜欢热闹,喜交男性朋友。而她那些叔叔哥哥们,又因为她终归是个女孩子,而人人都争着去宠她爱她,事事顺着她的心意。那阵子,宠她的人不只有店中的员工,还有她母亲、后父、谊舅父和一些婶母等等。早在高中时代,翁美玲就以出众的容貌和活泼的个性驰名全校,被誉为“校后”。不过英国的生活到底是平淡而无新趣的,虽然翁美玲在中等学校毕业后,先后进过剑桥大学和英国中央艺术学院,攻读布料设计,并尽量花时间广游博览,扩展自己的生活领域,在大学时代,她参加了英国华裔小姐选美,并获亚军。毕业后,取得了文学士学位的玲儿从事着布料设计工作。但一年一年长大的她,终于因为想看看香港已变成什么样子而回港度假去了。如果她没有回去,那她的一生一定会改变,可是,历史是无法改变的,这也许就是她的宿命吧!那一年她二十三岁,跑回香港去除了要旧地重游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是母亲要她和一位相恋两年的荷兰籍医科学生分手。翁美玲对此颇觉伤心,但因为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自己和这位外国男友性情不合,所以也接受了母亲的意见,在复活节假期中返港一游。这一游,便游出了一个永远无法替代的黄蓉;这一游,更游出了一个痴情女子凄惨的爱情故事;这一游,也游出了千万人无休无止的思念…… 

在港期间,玲儿的教母(基督教信徒除有生母外,还必须在出生地认一个教母)为了让她愉快,劝她参加了当年的香港小姐选美,没想到她一举闯入了前十五名。因为身材不够标准而无法进入头五名。翁美玲当然有点失望。但不久“无线”看中了她活泼可爱的性格和她的学历,找她签了一份两年的合约,让她试试做《妇女新姿》节目的“小主持”。当时和她一起主持《妇女新姿》的还有当届的港姐亚军寇鸿萍、青春小姐沈金玲以及陈齐颂、森森等人。 

不久,刚刚加入“无线”的监制萧笙看中了翁美玲,邀请她在其首次为“无线”监制的古装武侠剧《十三妹》中试演清宫小郡主双格格的角色,翁美玲当然乐于尝试。这个戏的男女主角是黄杏秀、杨盼盼、任达华和汤镇业。那时由于苗侨伟尚未走红,汤镇业在《天龙八部》中饰演的段誉又很受赞赏,所以那阵子的汤镇业,也可算是正受公司力捧的大红人。 

来没有演过戏的翁美玲,跻身在这强劲的双生双旦搭配中,竟然表现得十分出色,除她清新可人的扮相极为讨好外,她的聪明天赋也令她演起戏来无师自通,加上她对几位合作的哥哥姊姊都亲切有礼,令人觉得她可亲可爱。和她同年的汤镇业,更因为与她年纪相仿而和她谈得很投契,翁美玲也因为处处得到这位经验比她丰富的哥哥指点,对他甚有好感。  

那阵子的翁美玲除了在《十三妹》中有不多的戏份外,每天仍然要参加《妇女新姿》的演出,由于是只身寄居代母家中,代母一家又是比较传统的家庭,晚上没有什么节目提供给年轻的翁美玲,很自然地翁美玲就把 公司当作自己的另一个家,有空闲时,她就请教母教她煲点汤水带回公司请《十三妹》剧组的几位同事喝,初时当然是见者有份,但日子久了,翁美玲的汤水,就开始成为汤镇业的专有物了,旁人看在眼里,开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故而也不以为然,只是有时偶尔拿他们两个来开开玩笑而已。 

翁美玲这位汤哥哥,家中有很多兄弟姐妹,所以很懂得如何去爱护这位妹妹,同时,他也因为兄弟姐妹多,无法在家中得到父母完整的爱,故此习惯了在外面独立生活,在认识翁美玲前,他本来已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朋友,这位小姐也是圈中人,无巧不成书,她也是半个外国人,思想比较开放,与汤镇业有点合不来。渐渐地,汤镇业也像翁美玲疏远医科生男朋友一样。开始疏远这位女朋友。

《十三妹》播映后,观众对翁美玲的反应十分好,公司刚巧又在开拍《射雕英雄传》这部六十集电视连续剧而找一个“理想黄蓉”,于是乎,翁美玲也被邀请去试镜。想不到脸蛋胖嘟嘟的她,在经过古装造型后,扮相煞是好看,与林嘉华那个“临时郭靖”配起戏来,又活泼又俏皮,恰似黄蓉活现,当时试镜挑选演员的监制们的评语是,她演技虽然比不上昔日“佳视”那位俏黄蓉米雪,但模样儿明显地一点也不比先前演过黄蓉的米雪差,于是乎就决定冒这个险,给予翁美玲这个难得的好机会,正在与汤镇业感情一日深于一日的翁美玲,适逢试镜顺利,更忍不住要把这份喜悦和汤镇业分享。两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大孩子,肩并肩地携手向前,工作时大家都完完全全地投入,收工后又手拉手地去吃喝玩乐,很自然地,翁美玲开始把汤镇业视作自己在香港最亲的人,把自己在工作和交友上遇到的难题或是欣喜,全部向汤镇业倾诉,到《射雕英雄传》开镜之后,翁美玲的朋友骤然增多,其中有当红小生黄日华,还有一个正备受公司重视的苗侨伟,前者红而不娇,平易近人,后者高瘦潇洒,唇红齿白,一如古代风流才子,但翁美玲都因为早就有了一个汤镇业而并没有对他们兴起男女之念,加上那时这两小生都分别在交女朋友,收工之后,这六个年轻人就联群结队地玩在一起,一次翁美玲不慎在拍武打镜头时伤了眼,汤镇业紧张得天天煲汤去医院陪她,于是乎连煲汤都学会了,翁美玲被他的真情所感动,以后一直都没有忘记这段甜蜜的日子。

1983年初《射雕英雄传》分为三个部分播映,结果翁美玲一炮而红,成为无数少年男女心中的偶像,这个戏同时也使饰演杨康的苗侨伟大受女性电视观众欢迎,另外两个明星黄日华和杨盼盼本来就已拥有大批忠实影迷,谈不上靠演《射雕英雄传》才红起来。所以说,这部电视续剧捧红了翁美玲和苗侨伟,同时也使公司兴起了用他们这一对粉雕玉琢般的金童玉女来做一新拍档的念头。于是乎,1983年和1984年的电视圈就成了这对最佳搭档的天下,而对这双强劲的拍档,另外一些电视台简直是无法招架,收视率一度曾遭到严重打击。

这一阵子,翁美玲的应酬当然多了起来,相反地由于苗侨伟的崛起,汤镇业免不了受到影响,演出的机会减少了,日间没事可做时,就挽挽化妆箱,跟着美玲回厂去凑热闹。他这样做无非是想常常看着翁美玲,然而,在别人眼里看来,这对小情人虽然是有影皆双,令人羡慕,但也看得出,由于他们两人事业上不是同时一帆风顺,因此可能会影响他们日后的感情。 

别人大概会以为翁美玲有移情别恋的可能,因为事业顺利的她,追求她的一定大不乏人。但事实上翁美玲不仅完全没有改变对汤镇业的心,还因为他在事业上遭受挫折而对他更加依恋,常常都希望尽自已的努力去帮助他攀上事业的高峰。这时的翁美已经二十四岁了,本来已到了结婚的年龄,但为保持双方在电视观众心目中的形象,他们都不敢妄谈结婚,唯有在靠近公司的一座大厦里各租了一层面积不大的楼宇,楼上楼下地居住。每天晚上谁有空谁就负责买菜煮饭,小两口享受完新婚夫妇一样的乐趣后,才依依不舍地暂时分开。两个人之间用一块地板分隔,两颗心却是整晚都互相牵挂着,一个担心上面的人睡熟会不会冷着,另一个又担心下面的人早上会不会起不了床而耽误开工,又挂念着要一早起来煲汤,以便带在身边,在送她进入坚城片场之后享用,坚城的所在地比较偏僻,开工时大家就只有带饭盒用餐,带一壶汤水佐膳,汤镇业对这位心上人的身体当然是十分关心的。 

这时的翁美玲,也实在是太红太忙了,有时候为着应酬,免不了要参加一些集体活动,汤镇业初时经常跟在她身边,陪她吃饭,陪她打牌。在别人眼中汤镇业是翁美玲的不二之臣,在翁美玲眼中,他是自己最亲最爱的另一半,当然应该陪伴在侧。但在汤镇业心中,有时免不了会因为别人的一两句无心的话,而感到自己好像在依靠翁美玲,从而变成了她的“跟班”,汤镇业的自卑感,就是在那一年中日渐加深的。被人捧到天上的翁美玲,有时也会因为被太多人宠爱而表现地任性一点,因小事和汤镇业吵嘴时,也会有些无心的话引起他的误会,以为她看不起自己,其实深爱着一个男子的女孩,又怎会理会他的出身和运气不好呢?女性天赋的母性更常常会令她们对事业发展不顺的男朋友多一份母性的怜爱和维护。翁美玲也是个正常的女性,对于汤镇业,除了深爱他和依恋他之外,她也同样盼望他能够爱她依恋她,把不顺心的事向她倾诉,并且在不开心的时候,伏在她怀中哭出来发泄苦闷,但是汤镇业的大男子主义,使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点。日子久了,他就开始习惯把自己的抑郁全部埋藏在心底,在翁美玲和翁美玲的朋友面前,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同时也开始去找一些自己的朋友,希望在没有翁美玲在他身边的情形下,重新寻回自我,不再予人一种汤镇业正生活在翁美玲影子里的感觉。

翁美玲是不想这样的。无论她在外面的应酬是怎样的多,她最珍惜的仍然是在收工和应酬后,和他在家中相偎相倚的时刻。在她发觉汤镇业和她好像开始有点貌合神离时,她急得不断地想办法。终于在一次登台演出赚到一笔数目可观的钱后,她迫不及待地拉着刚到香港看她的母亲和汤镇业一起去看靠近公司的一层楼宇,这栋楼是一位电影圈的朋友准备退让出来的,里面设备齐全,家具和音响都有,面积八十平方米上下,最适合两个人组织小家庭用,由于妈妈和汤镇业对买这层楼没有表示反对,翁美玲就在深思熟虑后,竭尽自己所有积蓄买了下来。买好楼之后,她还向汤暗示:自己已经快二十五岁了,在事业上也已经站稳了脚,故此甘愿冒一次险,不顾影迷是否会不高兴,想和他成家立室,就在这层她用所有积蓄买下来的新楼与他共筑爱巢。然而,汤镇业的答复却是,他自己事业未见有成,要翁美玲再等一个时期。其实那一层楼是用翁美玲自己的钱买的,圈中熟人个个知道,汤镇业如果就这样和翁美玲办理结婚手续住进去,在别人眼中看来,他就会永远成为翁美玲的寄生者了。翁美玲本来也不是完全不明白这一点,但受外国教育的她,不像汤镇业那样重视别人的闲言碎语。但他既然说还没有作好准备,她也唯有等下去,不过,翁美玲迁进新居后,也配了一套钥匙给他,并向他表明心迹,表示无论房子是用谁的钱买来的,都是他们两人所有,汤镇业可以把它看作自己的家。于是,汤镇业也开始在翁美玲家中出入,为了方便起见,翁美玲家里也开始多了他的衣物。不久,汤镇业获公司外借在电影圈中发展,成绩不俗,由于经常到外地拍戏,他索性把原来所租的楼宇退掉,把不常用的杂物搬到哥哥家中,随身物品就全部存放在翁美玲家里,自己安心去发展事业。 

这时大约是1984年的下半年,翁美玲的事业仍处高峰,汤镇业也得意影圈,两人却因为各有发展而开始聚少离多,汤镇业一个人在外地逗留的时间多了,免不了有一些女性在他身边出现,翁美玲在香港听到这些传闻,不禁心乱如麻。她是个好强的女孩,对于别人说汤镇业在外面拈花惹草完全无法忍受,但又不能抛下工作跟在他身边,唯有一方面自己胡思乱想,一方面在香港的好朋友面前倾诉。她甚至情不自禁地对人说很希望快点和他结婚,因为自己已过二十五岁,再也不是小女孩了。汤镇业越是不在她身边,她就越是想念得厉害,在人面前提到他的次数也就更多,所以当汤镇业在外地拍片返港,开始按公司的合约拍电视剧,而圈中突然又传出他和某位女艺员要好的消息时,翁美玲痛苦得无法再忍受。她觉得自己在别人眼中已是非汤镇业不嫁了,可他却又像当年追求她一样,在工作之余与合作的女艺员要好,这样做除了伤透她的心之外,还使她在熟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心中多了这条刺之后,每次汤镇业回到她家中与她共聚时,她就会在不自觉中说出一些好像质问他一样的话。当时汤镇业虽然再三表示与那位女艺员只是普通同事间的关系,只不过有时联群结队一起去游玩而已,但翁美玲对他的话无法尽信,她开始天天为怕失去汤镇业而担忧。在一位年长朋友面前,她曾吐露过一点心事,告诉她怀疑汤镇业已移情别恋,有时候,她又会负气地说出他既然如此无情,就由他去爱别人好了诸如此类的话语。

由于没有一个真正亲近的人可以为她分忧,同时又怕汤镇业移情别恋的事会越传越厉害,翁美玲开始变得有些失常。一方面她怕自己会成为圈中人谈话时的笑柄,另一方面她又感到满腹辛酸无人可诉,她唯有去自我麻醉。以前从来不去“的士高”(迪斯科舞厅)玩的她,开始在夜店里流连,又开始在夜店中高歌豪饮,大失常态,有时候酒后吐真言,她又会对夜店中的朋友说,汤镇业不要她了,别人听了还经为她在说笑。也难怪,以她这样漂亮可爱事业又成功的女孩,与汤镇业又有两年多的相爱历史,他又怎会不要她呢?所以就算是翁美玲酒后向人说出心中话,别人也不肯相信,那阵子比较了解她的人中唯有那位年长朋友,她亲眼看着翁美玲一日瘦过一日,便去向汤镇业追问原因,他的答复是:“她一点也不顾我的面子,别人都说她有很多男朋友。”不错,翁美玲曾经因为与侨伟合作得多而常常表现得过分亲密,后来更有人说她与梁朝伟要好,但了解她的那位年长的朋友,早已猜出她和一些男性朋友来往,无非是想刺激起汤的妒忌心,谁知得到的后果竟是弄巧成拙,反而使汤镇业不再想见她。其实这些男演员都是有女朋友的人,又怎会真的去和翁美玲谈情呢?更何况他们早就知道她爱的是汤镇业。

跟着下来的六个月,他们两个就在各怀心事,时分时合中度过了。到了1985年年初,汤镇业又要去台湾拍戏,这次他离开的时间特别长,翁美玲苦闷更甚,一个人独居的她,有时午夜也会惊醒过来,连做梦都梦到汤镇业不要她了。就在农历年之前,她因为听到太多的闲言碎语,先后两次尝试毁灭自己,但后来都因为后悔而没有成功。 

四月份,汤镇业回来了,但他上翁美玲家中的次数却越来越少,而且已经不再在晚上停留,通常只是看看她打牌和一起看看戏,不过在电视台里他仍然尽量陪伴她。当时翁美玲只觉得汤镇业好像开始对她只有友情而没了爱意,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时,她就忍不住想再去迫他,要他表明态度,那时她真是矛盾到了极点,既怕汤镇业会模棱两可地不作答复,又怕他会对她绝情起来,说出她最不想听的话。

就在那个时候,翁美玲在一家夜总会认识了一个新朋友,这位姓邹的男士,年纪比翁美玲小两三岁,据说有个做制衣生意的爸爸。自己则在外面念了个硕士学位回来,一面在广告公司里做事,一面就四处结交娱乐圈中人。在认识翁美玲之前,他是一位当红女歌手公开的男朋友,谁知有人介绍他和翁美玲认识后,他立刻表现出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正巧那时翁美玲心情不好,常常在“的士高”中出现,又常常闹着要找人陪她喝酒猜拳,邹少爷每晚乐意奉陪,大家一起玩了几天,邹少爷就开始约会翁美玲了。那时汤镇业也在香港,翁美玲见这个外表英俊的邹少爷对自己表示兴趣,很自然地想到要利用他来刺激汤镇业。于是乎,在四月份的大半个月中,她几乎每晚都与这位少爷在“的士高”中亲密共舞,这个消息当然很快就传入汤的耳中。四月下旬,翁美玲要去新加坡登台七天,在出发前几日,邹少爷请她回家吃饭,翁美玲首先与姓邹的父母和邹少爷在外面喝茶,然后一个人驾车去买菜,再回家交给佣人去做。翁美玲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享受这种家庭温暖了,以前本来常常与汤镇业在那位年长的朋友家中吃饭的,这时却有前尘如梦之感。翁美玲不是那种惯历情场的女孩子,经不起邹少爷的热情对待,开始觉得他不失为一个好伴侣,于是乎开始把自己的心事向他倾诉。当她与邹少爷的感情一日比一日好以后,她又开始觉得自己有点过分,觉得自己似乎在使汤镇业难堪,所以临走前她又尝试用传呼机找汤镇业,但结果却得不到他的回复,翁美玲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飞往新加坡。抵达后不久,她就在一位朋友介绍下去求了一枝签,她要问的当然是和汤镇业有没有结合的一天。谁料,她求得的竟是凶签。相士替她解签,批给她的是八个字:“情海无舟,缘尽十八”。相士说,缘尽十八是指他们真正甜蜜的日子只有十八个月。一句“情海无舟,缘尽十八”令翁美玲连续多晚失眠,但因为正值登台期间,不得不利用安眠药来使自己入睡。每次吃安眠药时,她都会想起,自己在几个月前曾经因为汤镇业外面有女友相陪而兴起过自毁之念,一次吞下四颗安眠药,事后又非常后悔,所以找电话找了个相熟的医生,由他教自己洗胃的方法。另一次她开过煤气炉,想尝试煤气熏晕自己的滋味,不过刚开了炉就有朋友上她家,及时制止了她玩死亡游戏。在新加坡的七天中,翁美玲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这期间有一件事使她啼笑皆非,就是新加坡竟然有一个做生意的男子买了颗价值二万港元的钻戒向她求爱,她当然没有收这份礼物。

五月初,翁美玲怀着相士为她批解的凶签,精神恍惚地回港。那几天有一大堆工作等着她去做,其中包括参加一个红十字会宣传捐血晚会的表演,又有一部新剧等着她开拍。她本来提不起劲来的,但知道这个剧是由她和汤镇业担任男女主角之后,她才逐渐提起兴趣来,希望能够趁此机会与他和好如初,那阵子适逢她的一位来自英国的老同学抵港,她又要一尽地主之谊去招呼她,另一方面邹少爷知道她已回港,又再约她去跳舞喝酒。翁美玲无法推却邹少爷的约会,于是汤镇业又听到她和这位公子哥儿出现在“的士高”传言了。 

那天翁美玲回到公司去拍新剧的造型照,见到汤镇业,本来想告诉他自己几天后将在高山剧场表演,但汤镇业大概是因为记者拍照时硬要他们摆亲密姿态,翁美玲却表现得有点不自然,两人到化妆间卸妆时,他竟然没有等翁美玲就先行而去,翁美玲一气之下,当晚又与邹少爷玩至半夜,次日一觉醒来,发觉汤镇业原来已坐在客厅。他说回来是要取回自己留下的衣物,而她好像喝了很多酒,叫她不醒,所以在厅里等,翁美玲听到他说要取回所有东西,心里又惊又气,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但刚好她相约打牌的几位朋友在这时抵达,其中一位还是那个英国回来的老同学,翁美玲不得不招呼他们,心不在焉地打麻将。平时翁美玲是很喜欢打牌的,这次因为汤镇业一脸寒霜地坐在角落里,以至她无法集中精神。汤镇业见自己说要走她还是若无其事地打牌,当下不发一言地进房中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塞进皮箱里,回到客厅后就只简单地说了一句“我走了”,就开门扬长而去。  

这边,翁美玲已被气得呆在当场,她怎么也想不到汤镇业会不给她留下一点面子,竟在她老同学面前用一句如此简单的话作为与她分手的交待。本来以前他们两人也曾合合分分地闹过意见,但汤镇业从未把全部东西搬走,这次竟把所有东西搬走,第二天翁美玲在高山剧场演唱时,当然无法平静下来了,未开场之时,她就抓住一位年青朋友问汤镇业有没有找过她,汤镇业有没有说要来捧场,又问她汤镇业有没有与这位女士通过电话,她得到的答复是:汤镇业要她好好唱歌,同时劝她注意身边的朋友,不要误交一些利用她的名气来增加自己知名度的人。翁美听了汤镇业这些语重心长的劝导,心中又激动又难过,当时既恨他没有面对面地向她说些关怀的话,也恨自己把他气得一走了之。演唱完毕,那位朋友想拉翁美玲一起去吃夜宵,翁美玲却说已约了人,没有去,后来那位朋友打电话到她家中,想知道汤镇业有没有回心转意回去等翁美,谁知接电话的人却是翁美玲自己。原来她唱完歌急着要回家并不是有约要身,听了汤镇业两句关怀备至的话,翁美玲根本就无法提起劲来出去玩,返家去一心只想等候他来电话,甚至希望他会拿着皮箱回来。 

可是,她整个晚上都等不到汤镇业的消息,反而接到了几个其他朋友的电话,其中有约她拍照的杂志社,问她可否在她生日那天召开影迷会,还有那位英国的老同学,也来电话告诉她已订好机票日内就要返英国。当时翁美玲怕汤镇业打电话给她会打不通,每次接电话都匆匆几句话就收线,影迷会的问题,她更是一口推掉了,心中想现在连汤镇业会不会回来都不知道,生日那天哪有心情去与影迷聚会呢?如果汤镇业完全不露面,自己又如何向影迷们作解释呢?

六日晚上对翁美玲来说,又是一个失眠之夜,她整夜为汤镇业是否会回心转意而不断胡思乱想。喝了点酒后,又憧憬有一日他们会各自穿上漂亮的结婚礼服步进教堂,然后是真正的两人世界,在三十岁前她还会生一个小宝宝,把两人世界变为三人世界,到时她除了工作之外再也不会在外面胡闹,一定会乖乖地做一个贤妻良母。 

七日一早回到公司,同事们为她庆祝生日,由于汤镇业没有露面,连一束鲜花都收不到,翁美玲实在无法提起劲来。

5月10日晚上,翁美玲在闷闷不乐的心境中找了邹少爷去跳舞,两个年轻人在夜总会中搂搂抱抱地跳了好几回舞,又回去猜拳斗酒。翁美玲一心要麻醉自己,让自己暂时不去想那个不理她的人,知道了她次日没有拍片任务,邹少爷乘机约她去澳门玩一天。当时她想第二天是周末,同事朋友们多数会与家人出游,自己如果不答应邹少爷,只怕要一整天闷在家里,到时难保不会胡思乱想,于是就答应了,反正去澳门主要是赌钱,赌一个够就可以忘掉感情上的痛苦了。结果,翁美玲真的与邹少爷去了澳门,他们只待一夜,住的是葡京酒店,不过两人都志在赌钱,几乎没有睡过觉,星期日上午便赶返香港。翁美玲在葡京赌场时知道有不少人认出她,当时她也不以为意,心想就让记者拍出来给汤镇业看看吧,让他知道我也有别人相陪。回到香港,翁美玲接到星期一,即13日拍民初电视连续剧的通知,既然要拍戏,她肯定下午便会见到汤镇业,到时候,一定要和他说个一清二楚。由于在澳门睡得不够回来后她差不多睡了一天,连电话也没有接,星期一回到公司后,立刻又被几个记者包围,原来他们想向她探问汤镇业的事。  

“听说你们已分开了,有这种事吗?”

“星期六汤镇业和某女艺员去游泳,你知道吗?他们四个人成两对,好热闹,为什么你不去?”

“你是不是另外交了新朋友,所以不理汤镇业?还是他已变心?”

 一连串令人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迫得她只有一概摇头说不知道,有人甚至拿了几张照片给她看,有人叫她看星期日的娱乐版,那上面全部都是汤镇业和别人去游泳的新闻。“如果以后汤镇业每一次与女孩子去玩,这些人都要来问我,我不如索性不返公司,跑回英国去算了。”这是当时翁美玲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找个地方躲起来。

在拍片场里见到汤镇业时,发觉他有点消瘦,人非常沉默,脸色显得像纸一样白。他随便问了问翁美玲周末玩得是否开心,翁美玲反问他游泳游得怎样,他就说不错,不过因为某小姐硬要从南湾驾车去浅水湾买汉堡包吃,结果遇到记者,以至被人拍了照,又被盘问了一番。当时翁美玲听了,忍不住说他既然做得出,为什么人拍照怕人问,汤镇业听了不再说话,两人也就开始任由编导人员摆布,一直到停歇收工时再次有机会在化妆间里倾谈。

上面的描述,是16年来各方面人士凭着一些确实资料和事实根据,用故事形式汇编的翁美玲在去世之前(1985年5月14日凌晨)与汤镇业之间的离合经过。至于5月13日晚翁美玲和汤镇业曾因为切身问题在化妆间里大吵和翁美玲哭着说“我们分手算了”的决断话,以及汤镇业又独自离厂的经过,由于全部过程不甚清楚,而且事件可能直接造成翁美玲的自尽,关系重大,笔者不敢妄自推测,唯有由读者去想象。现在知道的是翁美玲在恶劣的心情中独自乘坐公司的车回家,接着一个人喝下了半瓶白兰地,又用白兰地送服一些麻醉药物,直至糊里糊涂地打开浴室煤气炉毁灭自己。

在化妆间里的一段对话到底决绝到何种程度,以至会使翁美玲完全失去理智,就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自己知道了,翁美玲爱汤镇业之深,连汤镇业自己也都是惨事发生后才真正知道。至于汤镇业,是否由始至终深爱着翁美玲,也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只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爱情和事业对女性来说永远是前者占第一位,所以为情而死的女性一直都比男性多,就是这个缘由,对一个成年女性来说,如果她真正爱过一位男性,这位男性在她心中的地位将永远不能由别人来代替。

翁美玲正是这样一个为情而死的女性,她一朵开不败的昙花。 

 汤镇业闻听阿玲的死讯,身穿背心、短裤就赶往医院,默然无声,神情非常呆滞,被警察用车把他送回伟锦园。汤镇业下车刚看见门卫,就指责他们凌晨不该不让邹世龙入内,否则翁美玲不会枉死,说着情绪激动,痛哭失声。翁美玲的遗体先停放在浸礼会医院特诊室内,尸体盖着白被单,有警察把守。14日上午10时许,始装入铁箱,由侧门抬上尸车,送往红碪殓房,以待法医验尸。为防发生意外情况,法医命工作人员用五层锡纸包裹翁美玲的尸体,再打上火漆封闭,不让任何人观看。这在香港是十分罕见的。翁美玲生前的好友和大批影迷闻讯后,纷纷赶往伟锦园,使得该处人群聚集,有人甚至泣不成声,痛感惋惜。许多新加坡影迷打电话到香港无线电视台,询问详情,叹息天妒红颜。为让听众重闻翁美玲的声音,电台也纷纷重播翁美玲接受记者采访的磁带。 

翁母惊闻噩耗后,伤心欲绝,从英国剑桥飞抵香港。香港无线电视台承办了丧事事宜,为翁美玲购置了一副深褐色的美国桃木棺材,上面刻着翁美玲芳名的金字闪闪发光。5月19日上午,在香港红世界殡仪馆举办了翁美玲的追悼会。影视圈人士、记者、亲友等三百多人到灵堂致祭,逾万市民在殡仪馆围观。灵堂上挂着翁美玲的遗像,堆满灵堂的花圈写着“魂归天国”、“痛失红颜”、“深切的怀念”等挽联。汤镇业的花圈上用中、英文写的挽联是“亲爱的美玲,我永远深爱你。”汤镇业神色黯然欲哭无泪,由著名影星成龙等扶伴着将一朵玫瑰花插在翁美玲的发鬓上,把十一朵玫瑰花放在棺盖上,还将一把梳子折成两半,甩掉梳尾,将梳头留在棺内。汤镇业完全把翁美玲视为亡妻进行超度。 

灵柩出殡时,无线电视台的几位“虎将”亲自扶灵。这几位“虎将”是专演硬汉的影视艺员,一路上他们失声痛苦!汹涌的人群冲过架设的路障,敲击棺木,悲怆地高呼“美玲,你不要死!”亲友们沿途呼叫翁美玲的乳名“囡囡”,在场者无不动情。这种轰动的葬礼,只有二十一年前自杀身死的著名影星林黛的情况可与之相比。由此可见,翁美玲不仅艺术形象深入人心,人缘和观众缘也都不错。

翁美玲的骨灰用最名贵的德国青瓷器装起来,运到英国安葬,她将永远长眠于她小时常玩耍的寺院中。 

斯人已逝,留下的是永久的回忆和惋惜!